页面载入中...

2019年四川甘孜新发现24个旧石器时代地点

  《山本》是在2015年开始构思,面对着庞杂混乱的素材,我不知怎样处理。我那时就像一头狮子在追捕兔子,兔子钻进偌大的荆棘藤蔓里,狮子没了办法,又不忍离开,就趴在那里,气喘吁吁,鼻脸上尽落些苍蝇。我还是试图着先写吧,至于写得好写得不好,是建了一座庙还是盖个农家院,那是下一步的事,鸡有蛋了就要下,不下那也憋得慌么。

  漫长的写作从来都是一种修行和觉悟的过程,在这前后三年里,我提醒自己最多的,是写作的背景和来源,也就是说,追问从哪里来的,要往哪里去。如果背景和来源是大海,就可能风起云涌、波澜壮阔,而背景和来源狭窄,只能是小河小溪或一潭死水。在我磕磕绊绊这几十年写作途中,曾承接过中国的古典,承接过苏俄的现实主义,承接过欧美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,承接过新中国十七年革命现实主义,好的是我并不单一,土豆烧牛肉,面条同蒸馍,咖啡和大蒜,什么都吃过,但我还是中国种。就像一头牛,长出了龙角,长出了狮尾,长出了豹纹,这四不像的是中国的兽,称之为麒麟。

  “中国女孩还是保持自身的特点比较好。原先有位中国同事,她每天都贴假睫毛,粘双眼皮,涂很浓的眼影,打很重的鼻影,总是想体现高鼻大眼深颧骨的样子。可能她以为越像白人越美,其实我们都不喜欢她这种妆容。”另一位朋友露易丝对记者说,“我差点告诉她别再这样打扮了。如果你自己都不喜欢你那张东方面孔,别人怎么会喜欢呢?这样反而让人觉得特没自信。”

  与露易丝持相似观点的有很多人,乔安娜就是一个。她知道吕燕,也知道刘雯:“我并不认为吕燕美,但我觉得她有气质。刘雯也很有东方气质。在我看来,脸好看与气质美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她们的面孔恰恰很好地诠释了东方气质。《VOGUE》的那个小姑娘也一样,她有一种自然、毫无雕饰甚至有点拙朴的美,当我看到这种美的气质时,就忘了她的五官是什么样了。”

  “个性”是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同欧美人谈论审美话题时常听到的词,在西方社会,人们对于个性化的美很看重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在德国,记者随机采访的当地人一致表示《VOGUE》上的那名女孩展示了一种个性化、自信的美,更没人说新科金球奖影后奥卡菲娜难看。

  柏林艺术大学的美学学者弗莱克斯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随着亚洲在全球的重要性不断增加,有关亚洲人形象的描述越来越多。西方人如今刻画的亚洲人形象,可以通过互联网迅速传播。在审美方式上,总体来说,亚洲人更注重标准,西方人则多元化些,这与西方社会移民较多有关。

admin
2019年四川甘孜新发现24个旧石器时代地点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